毕节证券投资联盟

《期货市场技术分析》主要反转形态之一

鼎诺投资管理2020-07-31 11:09:28

引 言


到这里,我们已经涉猎了道氏理论,这是目前实际应用的绝大多数趋势顺应机制的理论起点;也探讨了趋势的基本概念,诸如支撑、阻挡和趋势线等;对交易量和持仓兴趣也作了介绍。那么下一步,就该学习图表形态了。很快我们就会发现,这些形态就是建立在上述概念的基础之上的。

上一章,我们把趋势定义为一系列依次上升或下降的峰和谷。只要它们相对变化的方向向上,则趋势向上;如果其相对变化的方向向下,那么趋势就向下。我们还强调指出,在相当部分时间内,市场处于横向伸展的态势之中。而正是这种横向延伸的市场运动,构成了接下来两章的主要课题。

千万不要以为绝大部分趋势的变化突如其来,事实上,趋势在发生重要变异之前,通常需要一段酝酿的时间。问题就在于,这种酝酿时期并不总意味着趋势将要逆转,有时候,这只是既存趋势的休整,随后原有的趋势仍将继续。


价格形态


研究这种酝酿时期及其预测性意义就是价格形态所要解决的问题。那么,什么是价格形态呢?价格形态是股票或期货价格图上的特定图案或花样,它们具有预测性价值,我们可以把它们分门别类。

形态具有两个类别:反转型和持续型

价格形态有两种最主要的分类——反转型形态和持续型形态。反转形态名符其实,意味着趋势正在发生重要反转;相反地,持续形态显示市场很可能仅仅是暂时作一段时间的休整,把近期的超买或超卖状况调整一番,过后,现存趋势仍将继续发展。关键是,必须在形态形成的过程中尽早判别出其所属类型。

本章将讨论五种最常用的主要反转形态:头肩形、三重顶(底)、双重顶(底)、V字顶(底)、以及圆形(盆形)顶(底)等形态。我们将考察价格本身的变化过程,及其变化在图表上的显示,还有判别它们的方法。然后,我们还要研究另外两方面重要因素——伴生的交易量的形态,以及价格形态的测算意义。

交易量在所有价格形态中,都起到重要的验证作用。在形势不明时(许多情况下都是这样的),研究一下与价格数据伴生的交易量形态,是判断当前价格形态是否可靠的决定性办法。

绝大多数价格形态各有其具体的测算技术,可以确定出最小价格目标。虽然这些目标仅仅是对下一步市场运动的大致估算,但仍有助于交易商确定其报偿—风险比。

下一章,我们将讨论形态的另一个大类——持续型形态,内容包括三角形、旗形和三角旗形、楔形、以及矩形。这类形态通常反映出现行趋势正处于休整状态,而不是趋势的反转,因此,通常被归纳为中等的或次要的形态,算不上主要形态。


反转形态所共有的基本要领


  在单独地剖析各个主要反转形态之前,我们先交代所有反转形态所共有的几个基本要领。

1.在市场上事先确有趋势存在,是所有反转形态存在的前提。

2.现行趋势即将反转的第一个信号,经常是重要的趋势线被突破。

3.形态的规模越大,则随之而来的市场动作越大。

4.顶部形态所经历的时间通常短于底部形态,但其波动性较强。

5.底部形态的价格范围通常较小,但其酝酿时间较长。

6.交易量在验证向上突破信号的可靠性方面,更具参考价值。

事先存在趋势的必要性   市场上确有趋势存在是所有反转形态存在的先决条件。市场必需先有明确的目标,然后才谈得上反转。在图表上,偶尔会出现一些与反转形态相像的图形,但是如果事前并无趋势存在,那么它便无物可反,因而意义有限,在我们辨识形态的过程中,正确把握趋势的总体结构,有的放矢地对最可能出现一定形态的阶段提高警惕,是成功的关键。

正因为反转形态事先必须有趋势可反,所以它才具备了测算意义。前面曾强调,绝大多数测算技术仅仅给出最小价格目标,那么,最大目标就是事前趋势的起点。如果市场发生过一轮主要的牛市,并且主要反转形态已经完成,就预示着价格向下运动的最大余地便是100%地回撤整个牛市,从它的终点回到它的起点。

重要趋势线的突破  即将降临的反转过程,经常以突破重要的趋势线为其前兆。不过朋友们请记住,主要趋势线被突破,并不一定意味着趋势的反转。这个信号本身的意义是,原趋势正有所改变。主要向上趋势线被突破后,或许表示横向延伸的价格形态开始出场,以后,随着事态的进一步发展,我们才能够把该形态确认为反转型或连续型。在有些情况下,主要趋势线被突破同价格形态的完成恰好同步实现。

形态的规模越大,则随之而来的市场动作越大  这里所谓规模大小,是就价格形态的高度和宽度而言的。高度标志着形态的波动性的强弱,而宽度则代表着该形态从发展到完成所花费的时间的多寡。形态的规模越大——即价格在形态内摆动的范围(高度)越大、经历的时间(宽度)越长——那么该形态就越重要,随之而来的价格运动的余地就越大。

实际上,这两章所介绍的所有的测算技术,均是以形态高度为基础的。这种方法主要适用于线图,这就是所谓垂直测算原则。而测量价格形态横向宽度的方法,通常应用在点数图分析中。在后面要将的这种图表分析法中,采用了“横向数算”的技术,它认为顶或底部形态的宽度,同随之而来的价格运动的目标之间,存在着一一对应的关系。

顶和底的差别  顶部形态与底部形态相比,它的持续时间短但波动性更强。在顶部形态中,价格波动不但幅度更大,而且更剧烈,它的形成时间也较短。底部形态通常具有较小的价格波动幅度,但耗费的时间较长。正因如此,辨别和捕捉市场底部比捕捉其顶部,通常来得容易些,损失也相应少些。不过对喜欢“压顶”的朋友来说,尚有一点可资安慰,即价格通常倾向于跌快而升慢,因而顶部形态尽管难于对付,却也自有其引人之处。通常,交易商在捕捉住熊市的卖出机会的时候比抓住牛市的买入机会的时候,盈利快得多。事实上,一切都是风险与回报之间的平衡。较高的风险从较高的回报中获得补偿,反之亦然。顶部形态虽然更难捕捉,却也更具盈利的潜力。

交易量在验证向上突破信号时更具重要性  交易量一般应该顺着市场趋势的方向相应地增长,这是验证所有价格形态完成与否的重要线索。任何形态在完成时,均应伴随着交易量的显著增加。但是,在趋势的顶部反转过程的早期,交易量并不如此重要。一旦熊市潜入,市场惯于“因自重而下降”。图表分析者当然希望看到,在价格下跌的同时,交易活动也更为活跃,不过,在顶部反转过程中,这不是关键。然而,在底部反转过程中,交易量的相应扩张,却是绝对必需的。如果当价格向上突破的时候,交易量形态并未呈现出显著增长的态势,那么,整个价格形态的可靠性,就值得怀疑了。在第七章中,我们将更深入地研究交易量。


头肩形反转形态


我们现在来细细地探讨一下头肩形反转形态。这种反转形态可能是最著名,最可靠的。我们将花费较多的篇幅来研究这类形态,因为一方面它本身颇为重要,另一方面,我们也需要通过它来讲解各种新概念。其它绝大多数反转形态仅仅是头肩形的变体,因此,等以后讲到它们的时候,我们就可以省却许多笔墨了。

就如其余所有的反转形态一样,头肩形主要反转形态其实也是前一章中的趋势概念的进一步提炼,举例来说,在上升趋势中,一系列依次上升的波峰和波谷首先把上涨势头逐渐放缓,然后上升趋势开始停顿。此时,供求双方的力量对比处于相对平衡之中。一旦这个“消散阶段”完成,那么,上述调整的横向交易区间底边处的支撑就被打破了,从而,市场确立了新的下降趋势,反转形态大功告成。新的下降趋势具备依次降低的波峰和波谷。

我们来看看在头肩形顶中上述情况的具体表现(见图5.1a和b)。在点A,上升趋势一如既往,毫无反转的迹向。交易量在价格上升到新高度的同时,也相应地扩张,表现正常。在B点的调整性下降中,交易量见轻,也符合要求。然而到了点C,警觉的图表分析者或许注意到,当这一轮上涨向上突破点A时,其交易量同前一轮上涨时的交易量相比,已经有所减少,虽然这个变化本身并不具有重大意义,但是这时候,分析者应该在脑海里亮起一盏黄色警告灯了。

 后来,价格跌回到点D,出现了一些更令人困惑的问题。这一轮下跌的低点低于从前的高点A。请记住,在上升趋势中,以前的高点一旦被向上穿越后就在随后的市场调整中起到支撑作用。而这次下跌明显地低于A点,几乎达到前一个向上反弹的低点B的水平,这就是个警讯,说明该上升趋势可能出了问题。

然后,市场再次上冲到点E,这一次,交易量更轻,甚至不能达到冲击高点C时的水平(点E这轮最后的冲击,经常回撤到从点D到点C之间下降幅度的一半到三分之二之间)。我们知道,如果上升趋势要持续发展,则每一轮新高点都必须超过前一轮上冲的高点。点E处的上升无力达到前一轮高点C,满足了新的下降趋势所要求的一半条件——即依次下降的波峰。

到了这个时候,在点D,主要上升趋势线(线1)通常已经被跌破,从而构成了另一个危险信号。但是,尽管发生了上述许多警告讯号,此时我们唯一可以肯定的一点是:趋势已经从上升转化成横向延伸了。这也许是了结多头头寸的充分根据,但还不足以构成卖出做空头的理由。


突破颈线,完成形态


至此,通过最后两个向上反弹的低点(点B和点D),我们可以作出一条较为平缓的趋势线,成为颈线(如线2所示)。在顶部,颈线一般轻微上斜(尽管有时也可能水平,或者在更少数情况下略倾斜向下)。头肩顶成立的决定性因素是,收市价格明确地突破到颈线之下。在这种情况下,市场终于突破了由底点B和D构成的趋势线,并跌破D点的支撑,从而完全满足了新趋势产生的前提条件——依次下降的峰和谷。于是,从依次下降的峰点和谷点C、D、E、F上,我们可以确定新的一轮下降趋势。顺便说明一下,在顶部形态完成后的初始阶段,当市场向下突破时交易量是否急剧扩张并不是至关重要的。


反  扑


接下来,通常市场会出现反扑现象,即价格重新弹回颈线或者前一个向上反弹的低点D(如点G所示)。此时,这两者均已在市场上方构成了阻挡。反扑现象并不一定总能发生,有时或者只能形成一段极小的反弹。交易量也许有助于我们推测这种反弹的幅度大小。如果在突破颈线的初始阶段交易量极重,那么反扑的余地便大为减小,因为上述突然增加的交易活动反应出市场上较重的向下压力。反过来,如果初始突破时的交易量较轻,那么反扑的可能性便大为增加。无论如何,这种反弹应当以较少的交易量进行,并且随后,当新的下降趋势恢复下跌的时候,应该伴随着显著加重的交易活动。


小  结


我们来归纳一下形成头肩顶的各个要素。

1.事先的上升趋势。

2.左肩(点A)伴随着较重的交易量,且之后市场向下调整到点B。

3.以较轻的交易量上冲到新高点(点C)。

4.随后的下跌低于前一个峰(A点处),且接近前一个向上反弹低点(点D)。

5.第三轮上冲(点E)具有显著减轻的交易量,且无力达到头顶的高            度(点C处)。

6.收市价低于颈线。

7.反扑回颈线(点G),然后下跌至新低点。

这里有三个显著的波峰,它们的界定颇为明确。中间的峰(头)稍高于双肩(点A和E)。然而,只有当市场以收市价格的形式,决定性地突破颈线之后,该形态才得以最后完成。同样地,我们也可以采用3%穿越原则(或在前一章所介绍的其余价格过滤器)、或者双日原则(即市场连续两天收市于颈线之下),作为进一步的验证手段。另外,除非确实发生了向下突破,不然始终存在以下这种可能性:整个图形并不是真正的头肩顶,在未来某一时刻,上升趋势也许仍将恢复。

 转载自:华尔街见闻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毕节证券投资联盟@2017